回主頁

敬業樂業

對於行外人來說,醫生這行業是充滿神秘感及挑戰性,可能受劇本或電影情節的影響,部分人誤以為醫生每天的工作就是徘徊在緊急與生死關頭之間,但實情是醫護工作也像各類工種一樣,每天重複又重複處理同一樣沉悶的問題。


大多數的醫生每天都重複看著差不多一樣的疾病,對著同一類的病人,而病人大多發問著同一類問題,久而久之便習以為常,變成機械式的操作,就算從事醫學美容的醫生也不例外。可能別人會覺得,在醫學美容範疇工作的醫生,一定不會沉悶,每天替人家整東整西,把醜婦變美女,就像沉醉在自己作品的藝術家一樣,當作品完成後感覺會無比興奮及滿足。亦可能有人認為,替別人變美變年青,比起一般醫護工作,壓力相對較小,工作環境應更開心及有樂趣。但事實上,醫美工作與大多數的工種一樣,若做久了,每天的工作也是重複而沉悶的,就正如當醫生看到客滿臉黑斑的客人,在條件反射之下,腦海中便會浮現出一堆數字,這個客人激光度數是波長532、光圈大小是3mm、 能量是1.4,而那個就是755、5mm、21J。長時間不繼重複冗贅,人就像機械式的操作,再沒有新鮮感麻木了。


醫美工作也不是想像般那麼輕鬆自在毫無壓力,讀者可能會問,醫美療程又不是救急扶危,很多時療程本身是自願性質可做可不做,若相比在醫院裡工作,醫生稍有延誤或錯誤診斷,後結可大可小,所以醫美工作的責任及壓力應該很少吧!表面看來是對的,但實際上卻是另一番感受。在一般醫學療程中,就算治療風險較高,要動刀動手術,病人也心甘情願承受風險,因為別無他選;但對於一個無病無痛的醫美顧客來說,那怕療程出錯只有絲毫,他們絕對不能接受。顧客來診就是因為對自己有要求,想變得年青想變得漂亮,同樣他們對醫生也抱著極高的要求,若然在雪白的臉上,稍有差池留下印記,輕則永不錄用,重則追求到底。所以處理這些外觀輪廓之療程,醫生必要高度精準,打起十二分精神,務求達到零瑕疵,符合完美的顧客期望。然而,一些較高風險的醫美療程,如皮下填充物注射、動刀割雙眼皮,是會有一定風險及不確定性。在游走在這些不確定風險及病人無瑕的期望,對醫生來說也並不是易事,壓力並不小。


每行都有每行的苦況,要達到樂業境界,不妨嘗試學習欣賞自己行業的歡笑時刻。在我替病人完成療程後,病人流露出滿意的笑容,就是原動力把壓力抛諸腦後一一忘記。


陳永崇醫生